七乐彩走势图近500期走势图:中國出版走出去:最好時期已經到來?如何打好組合拳?

時間:2017-05-27 作者:陳香 來源:中華讀書報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200期 www.irpew.icu 把國際資源整合作為走出去的重要手段,可以采取中國優秀作家加國際著名畫家,或者國際著名作家加中國著名畫家共同創作的方式,讓產品本身國際化,走出去就在咫尺之間;其次,“走出去”工作要加強規劃,控制路徑,整體出擊。比如圍繞“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進行布點,構建中國少兒走出去的絲路書香童書聯盟;比如圍繞歐美圖書出版強國多重出擊,利用各自的優勢建立分社,形成整體效應。關鍵是,要打好走出去的組合拳,既要版權走出去,也要資本走出去,收購建立分社、資本參股等,都可以實踐。“最好是與當地有影響力的童書出版機構合作合并,不搞低層次的合作,才能真正地走進去。”

  中國圖書“走出去”,現在正當時。

  隨著中國國際影響力的不斷增強,中國理念、中國價值觀的國際影響力與日俱增,愿意了解中國、讀懂中國的人士越來越多。3月奔赴世界最大童書展——博洛尼亞書展,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主席、中國出版協會少讀工委主任、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社長李學謙的明顯感受是,國際上對中國文化、對中國出版,特別是中國的一些主流文化,由過去的不理解,甚至還有些敵意,轉變為正視、尊重的態度。“這是非常重要的變化。”

  由此,從市場的客觀變化來看,對于中國文化最重要的載體之一——圖書而言,國外了解當下中國的需求,給中國出版提供了一個過去沒有的機會,形成了中國圖書走出去的國際市場。

  從中國出版的內生動力來看,完成由單一經營國內市場到經營國際國內兩個市場的轉變,是中國由出版大國向出版強國邁進的必然要求。縱觀世界出版強國,無一不是版權輸出大國,無一不以國外為重要市場。

  就中國少兒出版而言,經歷了“黃金十年”后,中國少兒出版已經完成了由“中國加工”向“中國制造”的轉變,原創能力大大增強。據開卷公司監測數據,2016年零售市場少兒圖書動銷品種為15.28萬種,其中本土原創圖書占63%;其次,兒童圖書最容易跨越不同文化背景,“走出去”的文化壁壘相對較少;再者,經過十多年的快速發展,對一些少兒出版機構而言,包括作品、作家資源的集聚,包括版貿人才隊伍的培養,包括國際合作伙伴、合作渠道的建設等,都有了新的進展,已經具備了主動參與國際圖書市場競爭的實力。

  當然,黨和政府的大力支持、高度重視,翻譯資金的支持,是少兒圖書“走出去”的前提條件。

  顯然,有利于中國少兒出版版權輸出的整體格局正在形成。在此格局之下,近幾年來,中國少兒出版版權輸出、合作出版、海外并購聯營等動作頻頻,為中國出版人奉獻了一份具現實意義和操作價值的中國圖書“走出去”的線路圖。

  近日,在由中國出版協會少年兒童讀物委員會主辦、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承辦的2017少兒圖書交易會上,中國童書走出去論壇吸引了多方關注。

  是時候展開這張路線圖,具體剖析中國少兒出版數年來“走出去”的具體方法、路徑、嘗試及其得失的時候了。

版權輸出和國際合作新趨勢

  出版“走出去”的本質是文化“走出去”,加強中華文化跟世界各國文化的交融交流,是文化“走出去”的主要目的。由此,在近期內,版權輸出還是衡量少兒出版走出去最重要、最基礎的尺度。要做好版權輸出工作,首先要分析的,是少兒圖書版權輸出和國際合作的大背景和新趨勢。

  據接力出版社總編輯白冰觀察,在引進圖書方面,圖畫書引進比例大幅提升;另外一個變化,和前幾年相比,奇幻類圖書的引進開始減少。與之相對應,中國本土原創奇幻類作品的市場品牌影響力在上升,同時,國際市場對中國現實題材兒童小說的興趣在提升。其三,在引進圖書當中,影視聯動圖書依然占據比較高的比例;有創意的高定價的精品玩具書的引進規模也在攀升。

  在輸出品類中,中國原創圖畫書是中國少兒圖書主要的輸出品類,比如《羽毛》,版權輸出到了二十多個國家,《云朵一樣的八哥》已經有了十幾個語種。中國的原創學習類漫畫也開始受到國外出版社的關注和歡迎,如《酷蟲學?!貳噸參锎笳澆┦返?;再就是動物文學類,如《狼王夢》《黑焰》等。白冰的發現是:“一本書只要有2~3個譯本,向外輸出就容易多了。比如,英語版、法語版有了,其他語種就好辦了。”

  同時,中國的兒童文學經典作品輸出的語種增多,像《草房子》,已有韓語、日語、英語、德語等多個版本。

  中國少兒出版的國際合作模式也出現了新的趨勢。“一是版權合作的地域更加廣闊。”白冰說。目前與中國少兒出版界達成版權合作的國家,不僅有歐美發達國家,中國少兒出版界與東北亞像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南美洲如巴西、阿根廷,伊斯蘭國家像土耳其、埃及、馬來西亞,包括與非洲國家的合作,也逐漸開始增多。

  其二,少兒出版的國際合作,已由此前的單純紙介圖書版權合作,轉向為全媒體、全版權的合作,或者多版權的合作。“從圖書版權發展到數字版權、品牌授權以及周邊衍生產品合作,IP運營理念已經滲透到版權應用的各個領域。”白冰進一步描述。像《阿貍和小小云》,法國出版商正在與接力出版社談全版權運營的合作,“希望買這個形象”。

  第三,少兒出版由成書以后的版權貿易,轉向立項初始階段的聯合策劃、共同創意、聯袂開發的版權合作方式。比如《羽毛》的成功,包括最近羅杰·米羅和曹文軒的新合作《檸檬蝶》等。

  第四,少兒出版已由簡單的版權貿易合作轉向與國外出版機構的深度合作,如共同設立合作公司、股份制公司,共同開發圖書市場,共同分享出版資源。2015年10月,接力社和埃及大學出版社、埃及智慧宮文化出版公司簽署了接力出版社埃及分社創辦的協議,探索在國外建立分社的運營模式、經營方式,由此希望加入國際圖書市場的深度合作。據白冰介紹,公司已經出版了26種阿語版圖書,在阿布扎比書展上,有22個阿拉伯國家進行征訂。但是,白冰的提醒是,在國外建立分社之前,一定要深度調研國外的政治環境、經濟環境等因素,充分考慮合作風險。他坦承,“因為埃及政局動亂,埃鎊貶值,給埃及分社帶來一些經營上的困難”。

  當然,大規模的版權引進與輸出的過程中,問題也在出現。其一就是惡性競爭,版權競爭越來越激烈,引進版的成本不斷增加,引進風險不斷增大。“現在很多書,大家爭相競價,抬高基數,抬高版稅,把國外授權方的所有風險全部押到中方少兒出版社這里了”。其次,在版權引進過程當中,部分出版單位不做調研,也不加評判,只憑出品國一個簡單的銷售榜單,或者一個版權售出的榜單排名,就盲目引進?;褂幸恍┏靄嬪?,大批購進版權,但從來不出版,或者只出版一部分,“這樣的出版社給中國出版界帶來了信譽和品牌的巨大損失”。

版權輸出運營案例

  出版要“走出去”,但又不應僅僅停留在“走出去”,而要“走進去”“走下去”,切實在輸出國形成銷售,走進輸出國的主流市場和讀者中,保證后期正常的出版、營銷,和源源不斷地重印。版權輸出,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

  在少年兒童出版社副總編輯唐兵看來,堅持原創精品,豐富且高品質的內容儲備為源源不斷的版權輸出提供了取之不絕的彈藥。以《十萬個為什么》為例,該科普系列是少年兒童出版社自20世紀60年代初版以來自主創新的第一品牌,累積印數超過1億冊。2013年,《十萬個為什么》(第六版)面世不到一年,就輸出到港臺地區。緊接著,越南文版權、馬來西亞文版權相繼輸出。為在越南宣傳和推廣越南版《十萬個為什么》(第六版),擴大十萬品牌在越南的影響力,2016年4月,少兒社出訪越南教育出版社,共商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并制定詳實的出版計劃,同時考察翻譯團隊,確保圖書翻譯質量。以這次出訪為契機,上少社進一步拓展了在越南的業務范圍,精耕越南市場,不久又輸出《奇妙學?!返?0種圖書。

  唐兵的提醒是,簽署版權協議只是版權工作的第一步而已。翻譯版圖書的出版與銷售,且在國外產生切實的影響,才是我們真正的目的。“版權協議達成后,我會主動關心、督促外版圖書的翻譯、出版進度。圖書出版后,定期提醒外方提交版稅報告,了解圖書在外方市場的銷售狀況,積累本版圖書在國外市場的銷售數據,為以后圖書品種的推薦提供參考。”

  據筆者了解,在簽約時,上少社給合作方提供了大量的宣傳資料和視頻,后期,也將陸續開展的“十萬”宣傳、銷售和獲獎信息陸續通報給合作方?!妒蚋鑫裁礎罰ǖ諏媯┰僥嫌鋨媸裝嬗∷?000套、36000冊,從2015年4月第一本面世到2017年2月全18冊陸續出版完,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光在市場就已銷售了24000余冊,已成為越南名副其實的暢銷書。越南教育出版社還表示,對這樣一套引導兒童走向科學之路的好書,在圖書全部出版后,將通過他們特有的發行渠道,跟隨教材進入到8000多所中小學的校園圖書館。屆時,《十萬個為什么》不但實現了“走出去”,還真正實現了“走進去”。

  據筆者了解,從今年開始,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也逐漸在幫助一些不發達國家建立他們的教育教學體系,設立他們的教育教學的標準,同時研發教學教材。一個標志性事件是,該社幫助南蘇丹編寫小學英語教材。該英語教材不是湖南少兒社小學英語教材的翻版,而是基于南蘇丹的教育現狀,為南蘇丹量身打造的小學英語教材。而湖南少兒社的長遠規劃是,從南蘇丹,到斯里蘭卡,到喀麥隆,希望形成實實在在的以原創作品為帶動,以教育教學、教輔材料為后續的“走出去”行動。

打好“走出去”組合拳

  在“十二五”期間,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共引進版權652項,輸出版權813項,持續實現并保持了輸出大于引進的版權貿易的順差。總結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走出去”的經驗,時代出版傳媒副總編輯、安少社社長張克文的體會就是,以戰略統領走出去,以創新推動走出去,做到全社走出去一盤棋,打好“走出去”組合拳。

  其一,從“走出去”的戰略思路上進行統籌。根據“走出去”的階段性的特點,安徽少兒社制定了不同階段“走出去”的戰略思路。1986年到2008年,安徽少兒社走出去的形式主要是圖書版權的走出去,通過先引進后輸出的戰略,在引進世界優秀童書的過程中,消化吸收改造,再培育“走出去”精品圖書,實現版權輸出。2009年開始,安徽少兒社實施了實物走出去戰略,圍繞圖書玩具化、玩具圖書化,通過整合國際先進的玩具書專利技術,研發玩具書——好好玩泡泡書系列,實現了向黎巴嫩、阿聯酋等阿拉伯國家的輸出,探索了版權輸出、印制服務、實物出口三結合的創新模式。

  2015年,安少社開始了資本“走出去”的階段,安少社與黎巴嫩數字未來公司合資打造的時代未來有限責任公司正式注冊成立。在安少社的規劃中,未來公司立足中東、輻射“一帶一路”,依托雙方的出版資源和發行渠道,在圖書出版、數字出版、實物出口、教育電子裝備及相關知識產權服務貿易等領域全面開展合作。

  2016年開始,安少社大力推動立體化“走出去”工程,既包括版權、實物、資本,也包括文化交流。

  在階段的戰略指引下,安少社統籌“走出去”內容資源,打造專項的“走出去”專題。“時代出版傳媒股份公司有‘走出去’專題策劃大賽,從選題制定、選題的源頭抓起,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在渠道資源方面,針對不同的國家和地區,安少社實行區域代理制,采取重點布局、以點帶面、循序漸進的方針,借助優秀的版權代理人,建立了一個覆蓋歐洲、北美、東南亞、中東等第的“走出去”網絡。

  同時,安徽少兒社打破傳統圖書版權輸出的固有模式,將單一的版貿渠道拓展為多元的外貿渠道,從外貿渠道推廣圖書產品。“我們每年都參加廣交會,推廣圖書產品,打造一站式的文化服務貿易,實現版權輸出、印制服務、實物出口的三結合。我們的玩具書就是這樣輸出的。”張克文介紹。

  在組織架構上,安少社的版權貿易部集中進行版權輸出的管理工作,從談判到登記,從合同簽訂到版權金的計算,確保全社“走出去”工作的有力執行。

  在管理機制上,安少社在全社崗位目標管理制度中明確了“走出去”工作的專項激勵機制,“走出去”圖書除了正常的效益外,還有專項的“走出去”效益。雙重激勵大大激發了員工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2014年12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啟動絲路書香工程,這是新聞出版業進入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唯一的項目工程,為出版社“走出去”提供了更多的發展機遇,成為中國出版走出去的新起點。在“一帶一路”的戰略引領下,安徽少兒社立足自身定位,重新規劃走出去的發展戰略,以現有的合作版圖為基礎,發起成立了“絲路童書國際合作聯盟”。這個聯盟以安徽少兒社的國內外合作關系為基礎,首批成員發展采取核心的6+6模式,即國內6家專業少兒社,聯合絲路沿線6家戰略合作伙伴,利用每年的北京國際書展、上海國際童書展、博洛尼亞兒童書展等大型國際書展機會,組織聯盟成員進行對話和座談,交流行業動態,分享成功案例和經驗。另外,聯盟通過全局規劃、資源整合,在“一帶一路”的平臺上構建產業鏈,發揮絲路沿線合作伙伴的資源、市場及互補優勢,促進雙向投資和多元貿易,實現了合作共贏。

  總結安徽少兒社30年來的“走出去”歷程,張克文的感慨是:“一要堅持原創的優秀著作、優秀作家、優秀畫家的整體建設,樹立品牌,搞好中國童書自身創作和品類體系,從源頭解決走出去的國際傳播力和影響力問題;二要創新走出去的形式,既要紙質圖書走出去,也要數字出版走出去,甚至包括少兒文化主業加產業的整體走出去。”

  他的具體建議是,把國際資源整合作為走出去的重要手段,可以采取中國優秀作家加國際著名畫家,或者國際著名作家加中國著名畫家共同創作的方式,讓產品本身國際化,走出去就在咫尺之間;其次,“走出去”工作要加強規劃,控制路徑,整體出擊。比如圍繞“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進行布點,構建中國少兒走出去的絲路書香童書聯盟;比如圍繞歐美圖書出版強國多重出擊,利用各自的優勢建立分社,形成整體效應。關鍵是,要打好走出去的組合拳,既要版權走出去,也要資本走出去,收購建立分社、資本參股等,都可以實踐。“最好是與當地有影響力的童書出版機構合作合并,不搞低層次的合作,才能真正地走進去。”

海外并購聯營案例

  要真正“走出去”“走進去”“走下去”,在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汪忠看來,海外的本土發展,可為重要路徑之一。

  盡管有利于中國少兒出版版權輸出的整體格局正在形成,中國的一些少兒出版機構也具備了主動參與國際圖書市場競爭的實力,但汪忠的冷靜判斷是,其一,中國少兒出版面向國際市場的出版資源,總體來看不是很多。“由于語言、文化方面的差異,用國際兒童的視野來講好故事的能力,我們還有欠缺。”其二,國際市場的管理、運營、銷售、渠道等,中國少兒出版界還要重新探索,從零起步。

  “這種形勢,也倒逼著我們需要走海外的本土化發展之路。”汪忠表示,通過本土化的發展,可以把選題策劃、編輯、制作、營銷發行等相關環節,遷移到對象國家,實現機構本土化、內容本土化、市場本土化、人員本土化,更加精準和定位選題和市場,提供符合國外讀者需求、符合國外讀者消費習慣、符合所在國出版市場規律,同時又能夠具有鮮明中國聲音的圖書產品,快速打造一些面向國際童書市場的出版和銷售平臺。

  基于此判斷,2015年8月27日,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全資收購澳大利亞新前沿出版社(NewFrontierPublishing),簽約儀式在京舉行。這也是中國專業少兒社進行海外并購的第一次探索。利用好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推進出版國際生產鏈的建設,打造一個面向全球的國際專業少兒出版機構,也是浙少社接下來想做的。

  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浙少社在2014年底、2015年初接觸到了澳大利亞新前沿,該社有出售股權的意向,而且正在找相關專業的出版商進行洽談。之前,浙少社跟該社在版貿合作上有很好的接觸,經過一段時間的溝通、接洽、聯絡,雙方覺得在出版的管理思路、發展舉措上,在出版的資源、產品和市場上,契合度還是比較高的,促使浙少社萌發了收購該社的計劃。

  澳大利亞新前沿出版社成立于2002年,具有豐富的圖書國際化版權銷售經驗,所出版的圖書已輸出至25個國家,并有多種圖書獲得國際各類童書獎。今年3月,新前沿還被博洛尼亞書展提名為年度最佳圖書出版社。

  從2015年8月開始,經過約10個月的艱辛、復雜的工作,如邀請兩邊的律所、會計師事務所等四五個機構,對出版社相關的情況,一些法律條文,一些風險進行了逐一評估、排查,2016年7月,雙方在悉尼的中國文化交流中心交接了管理權,公司交給浙少全權管理,浙少正式履行全資股東的全方位的責任。

  “經過了將近一年的運作,公司營運正常,有一定的發展,年出書在100種左右,都是英文版,主要以繪本為主,還有少量的兒童小說和教育類產品。主要在澳新兩國銷售,并通過版權代理、合作代理的方式走向全球。一年中,它在國際市場上的版權輸出有40多種,涉獵的地區包括,從歐洲到北美、南美,到俄羅斯,到土耳其等。”

  很多人問過浙少社,為什么要全資收購,不留10%、20%的股份,作為經營層持股?就此,浙少社也考慮了很長時間,最后確定,在現有國有管理體制框架之下,全資收購的安排還是比較好操作。在管理方面,一是管選題。“它主要是年度選題,計劃性很強,更便于管理。有些特殊的內容我們會有特殊的要求。”第二,預算管理。“做好了,做不好,虧了怎么辦,還是要通過預算管理,按照年度預算執行。過程之中如果有什么特殊情況,我們授權。一定范圍之內的,新前沿可以處理,超過范圍必須要報告。”第三,遠程控制,基本上是對它的財務進行全方位的控制。當然還有細的,比如說書稿對接、圖書制作,部分也拿回國內,便于管理監控。

  未來,浙少社希望借助新前沿,來實現國際化的運營。第一步是優先挑選浙少已經出版的、比較適合國際市場的書,編輯出版,在海外市場上市,同時邀請新前沿的代理商向全球市場推廣。“不僅限于版權,還包括英文版的實體書銷售。”第二步,浙少正在與新前沿推進同步出版,雙方從選題構想開始,建立起聯動項目,策劃、制作、銷售等環節資源共享、優勢互補。“有些選題是國內一個版本,國外一個版本。有效節約成本,也可以增加有效供給、擴大規模、提升效益。”

  浙少的考慮是,把中國優秀的原創兒童文學作為重點推薦。當然,新前沿有相當大的自主權。“他們認為不適合的產品,我們也不強求,堅持走市場化發展之路。”

  浙少也一直在考慮進軍歐洲市場,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今年3月,浙少已經正式在英國倫敦設立了新前沿歐洲公司,首批使用UK書號、面向UK市場的原版圖書已經在上個月進入英國當地市場。關于英國公司,浙少還是希望按照本土化發展的戰略,通過招募當地的編輯設計制作團隊,實現產品、市場和主要團隊在英國的本土化,推進三地的資源共享,實現國際化的出版。

  對新前沿,汪忠還有進一步的期許。他期望,“十三五”期間,把新前沿這個品牌,包括浙少,打造成為真正國際化、覆蓋多個市場、多個大洲的圖書出版社。“不排除有適當的機會,我們還會向其他國家和地區市場進行拓展。希望通過多種渠道的推進,通過搭建閱讀之橋,在國際童書市場上發出響亮的中國聲音。”

赛车6码公式教程 黑龙江时时五星走势 欢乐四川麻将 全部彩票的计划软件 快速时时计划 买江西时时 福建时时开奖规则 新疆时时三星万能七码走势图 pk10走势图教程 即时比分新浪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石柯 双人斗地主具体玩法 麻将二八杠生死门口诀 Pt电子平台 江苏快三如何稳赚